首頁>檢索頁>當前

校外培訓機構整頓一年來,相關工作已逐步走上常規化、制度化、規范化軌道

组装电脑主机游戏机:持續發力治理校外培訓機構

發布時間:2019-05-28 作者:董圣足 來源:中國教育報

怎么玩主机游戏 www.gdtdl.icu 2018年以來,教育部會同民政、人社和市場監管部門,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和國家課程方案及課程標準,針對校外培訓機構“有安全隱患、無證無照、‘應試’傾向、超綱教學”等突出問題,開展了一系列規范整治活動,取得了明顯成效。

但囿于各種復雜的主客觀因素,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治理工作還存在不少問題和困難。突出表現在:

一是受到形形色色既得利益的驅使,引發校外培訓機構“野蠻生長”的誘致性因素尚未從根本上消解;二是迎合部分群眾在子女課業“培優補差”上的所謂“剛需”,一些培訓機構超綱超前教學現象仍然禁而不止;三是對無證無照以及其他失范辦學行為的日常監管仍然存在盲區和漏洞,地方政府綜合治理體系亟待完善。

以“抓鐵有痕”的決心持續推進校外培訓機構治理

一年多來,在各級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共同努力和社會各方面的協同配合下,專項治理工作取得顯著成效,無證無照辦學得到極大遏制,培訓行業秩序得以有效規范。

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發布和各省域有關培訓機構設置標準及管理辦法的出臺為標志,我國校外培訓機構管理監督工作已逐步走上常規化、制度化、規范化軌道。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工作部署,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在鞏固專項治理成果基礎上,深入推進校外培訓機構的良善治理,促進校外培訓機構規范發展,仍是各級黨委和政府所共同面臨的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從長遠看,實現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標本兼治,既需要推進各級各類教育資源的均衡配置,大力縮小區域、城鄉、校際之間客觀存在的教育差距,也需要轉變人才培養觀念、完善人才選拔方式、優化人才評價辦法。

從近期看,深入做好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治理工作,則需要深入總結和發揚專項治理中所形成的好做法、好經驗,在觀念轉變、制度建設、管理優化等環節實現新突破,取得新成效。

未來一個時期,各級黨委和政府務要進一步增強緊迫感、使命感、責任感,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決心和勇氣,持續不斷、扎扎實實推進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治理工作,真正做到不達目標絕不松懈、不獲全勝絕不收手。對于一些地方在校外培訓機構規范治理上存在的不作為和走過場問題,必要時要啟動督導巡查和責任追究機制。

進一步加強立法工作,更好地規范和調整市場秩序

全面推進校外培訓機構規范治理,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工作,需要多方參與、多管齊下、多措并舉。按照國家教育行政部門的統一要求,當前各地教育行政部門圍繞校外培訓機構的規范管理問題,都相繼出臺了相應的設置標準及管理辦法。

但從文件類型及層次看,除了上海、北京、廣東、湖北武漢、四川成都等少數地區外,多數地區出臺的設置標準和管理辦法還只限于教育部門單獨或聯合相關部門印制的一般規范性文件,不僅層次偏低,而且效力不強。

同時,由于缺乏上位法律支撐,沒有相應罰則配套,相關部門在行政執法中缺少有效的政策工具,難以對違法違規培訓機構采取強制措施,從而導致一些地方的整治工作流于形式、不夠徹底,存在“打而不死、規而不范”的現象。為此,需要完善規章制度,優化政策工具:

一方面需要國家層面進一步加強教育立法工作,出臺相應的剛性規定,在《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等法規或其他部門規章中,明確校外培訓機構違法違規行為的法律責任,提高失范辦學成本,以更好規范和調整培訓市場秩序。

另一方面,需要地方層面提高有關校外培訓機構規范性文件的層級和效力,增強各類行政規制的可操作性和可執行度,最好能夠將相關設置標準及管理辦法上升到省級政府規章層次或至少由省級人民政府或其辦公廳加以轉發。

既要健全執法機制,更要發揮好行業組織的作用

健全執法機制,充實管理力量。從實際情況看,要從監管層面實現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良善治理,迫切需要進一步健全聯合執法機制,充實基層管理力量。這是實現校外培訓機構良治的基本保障。

基于教育行政部門缺少綜合執法力量,建議國家層面采取相應措施,協調相關部門進一步形成工作合力。根據實際需要,可以考慮利用本次政府機構改革契機,調整相關部門職能劃分范圍。

既可將無證無照辦學查處等職能劃歸市場監管部門牽頭實施,也可考慮在教育行政部門單獨建立專門教育執法隊伍。與此同時,在對教育系統內部職能進行重新調整時,可以考慮設立專門的校外培訓機構監管處室,調劑出必要、足夠的崗位編制,并同步充實相應管理人員。

強化行業自律,推進多元共治。我國校外培訓機構數量極其龐大,類型極為多樣,情況極度復雜。以教育行政部門及相關管理機關現有力量配備,要將總量高達數十萬家乃至上百萬家各式各樣的培訓機構都納入行政管理軌道,全面實施前置許可和過程監管,既沒有可能,也沒有必要。

因此,除了要在相關教育法規中厘清行政許可的范圍及程序,明確對校外培訓機構實施負面清單管理外,還應該用好用足用活行業組織在校外培訓機構“自我服務、自我管理、自我約束”等方面的功能和作用。

本著簡政放權、激活市場的原則,各級政府在深化“放管服”改革中,可以也應當將一些行政管理職能讓渡給行業組織,鼓勵和扶持各類中介機構在校外培訓機構質量標準研制、教師資格認證、收費定價約束、信用等級評估和失范行為自律等方面發揮建設性作用,從而實現對校外培訓機構的多元共治和長治久安。

(作者系上海市教科院民辦教育研究所所長、研究員)

《中國教育報》2019年05月28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怎么玩主机游戏 www.gdtdl.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